自从她要走手机号码“香港富豪”缠上他

2018-01-02 21:19

  ■天府早报记者颜雪实习生陈凌寒 今年大四的孙隽(化名)正在备战考研,两周前在成都高新西区西源大道附近,一名年轻女子称没钱回家,孙隽便将身上仅剩的20元递给了对方,女子以还钱为由留下了孙隽的电话。此后两周,孙隽每天都会接到两三个陌生电话,有的是办证信息,有的自称香港富豪,打来的电话有座机、有手机,电话来源有本地、有外地。

  昨日,不堪烦扰的孙隽终于拨打110求救,派出所民警告诉他,这事不涉及经济损失不能立案处理。无奈的孙隽只能将电话调成飞行模式,开启手机屏蔽软件,才能静下来看书。

  好心给女子20元还留下了电线时许,吃完饭的大四学生孙隽买完文具准备前往学校图书馆复习,一名20来岁的女子主动搭话:“同学,我身上没带现金,想去路边打车,你可以带我过去吗?”这名年轻女子自称休学一年,来西源大道附近的多所高校考察,“她身高163厘米左右,穿着蓝色羽绒服配牛仔裤,下面穿的是一双雪地靴。”孙隽回忆道。这名年轻女子自称银行卡里没钱,要明天才有朋友帮忙打钱。

  “这样的场景我是第一次遇上,但当时已经隐约觉得她是骗子了。”孙隽说道。最让他质疑的一点,是这位自称来自重庆的妹子说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。还让孙隽怀疑的是,当时所在的西源大道附近,位置比较偏僻并没有的士,“大多都是火三轮或者黑车。”

  出于好心,孙隽还是将仅有的20元给了她,“想着好心嘛,被骗也就20元。”年轻女子进一步想要孙隽的联系方式,并说“我明天还要过来,顺便把钱给你”。孙隽顺口念出自己的电话,女子用平板手机记录下来,“她当时没有回拨电话,我也不知道她的号码是多少。”整个谈线分钟。

  接下来的一两天,孙隽并没有看到该女子,才真正意识到被骗了。“本来我就期望不大,所以不是很在意。”孙隽说。

  然而,接下来几天在住处与图书馆的来回奔波中,孙隽再次碰到了这名年轻女子。“后来我在学校看到过她,大概两三次,每次都隔得很远,我也没上前去。”孙隽表示,每次看到这名女子时,她的衣着都不同,但借口还是没变。12月1日,女子终于在学校食堂门口被另一位受骗者拦下了。

  一旁的孙隽看到这一幕,“这个男学生受骗时,当时和骗子互换了电话,”再次见到年轻女子时,男学生气不过当面质问:“我要核对一下你的电话。”女子回应认错人了,撒腿就开跑,后面的两个男学生赶紧追,最后年轻女子被众人围堵在一栋寝室楼下,送往保卫处。

  “确有此事,年轻女子已被派出所带走。”保卫处工作人员透露,现场有一名2013级的男学生是受骗者。

  原本以为事情就此结束,接下来的事渐渐出乎孙隽的意料,“打过来的陌生电话莫名其妙地多了起来。”原本平均一天只有1个电话的孙隽,现在每天会接到两三个陌生电话。

  由于备战考研,孙隽在晚上10点30分会将手机调为飞行模式,到次日清晨7点才会恢复。“去图书馆,又会调为飞行模式,以便看书复习。”孙隽透露,电话调为飞行模式后,普通来电不能接听,要等电话恢复正常后,由短信形式通知机主。

  短信提醒的来电五花八门,却都是陌生号码,有座机打来的,也有手机,电话来源有本地、也有外地。一开始孙隽还有些纳闷,会将电话回拨过去。“有些电话是空号,有些电话是忙音。”孙隽表示,他将其中一个电话号码放在网络上搜索,这个来自重庆的座机号码相关提示全部为办证信息。“昨晚接了一个陌生号,对方自称是香港富豪,我直接把电话挂掉了。”

 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两周,孙隽也有些招架不住了。为免遭骚扰安心看书,他只能一直将电话调为飞行模式,甚至还使用陌生电话拦截软件,将未保存联系人的所有电话都拒之门外。而这样一来,孙隽也担心遗漏重要电话,所以如果来电号码为成都的,他会拨回去,小心翼翼询问:“请问哪一位,有事吗?”

  昨日早上9点,不堪其扰的孙隽终于拨打110寻求帮助,对方在电话里建议他到附近的移动营业厅打印通话记录清单,再到附近的派出所报警。通过110提供的电线小时后一位民警找到孙隽,结果却让他有些失望。“警察说,不涉及经济损失,无法使用技术手段屏蔽,也无法立案,只是建议我下软件屏蔽。”做完笔录的孙隽说。

  孙隽说,他也不清楚这两件事之间有没有必然联系,“我不能肯定电话号码是她泄露出去的。”但事实是,孙隽手机收到的陌生号码确实比以前多了。

  随后,记者联系上这名民警,对方表示,根据《公安机关刑事案件立案标准》,诈骗类案件要“个人诈骗公私财物价值人民币500元至2000元以上的”才允许立案。而民事案件,则可以由当事人双方或者法院自行调解,“事情本身只能属于一般的骚扰,提醒广大市民注意小心。”

  记者致电四川广力律师事务所律师曾兴圣,对方表示:“年轻女子一开始的行为涉案金额太小,不构成诈骗,只能算是违反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》。”对于女子是否泄露孙隽联系方式,曾兴圣表示,“这需要更多的证据,还不太好说。”如果有证据可以确认是该女子泄露,那么 “该女子泄露对方个人信息,影响他人正常生活,算作是一种骚扰行为,已经算是侵犯他人隐私。”